我猜啊,汇率问题这么复杂,中美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能这么快达成,最大的可能只有一个。

与困于债务危机、忙着出售资产救急的中民投相比,新股权结构下的中民金融显得意气风发、资本动作频频。